<s id="rrjfi"></s>

      <bdo id="rrjfi"><u id="rrjfi"></u></bdo>
    1. <noscript id="rrjfi"><button id="rrjfi"></button></noscript>

          葉寧辭任華誼兄弟 職業經理人改革以失敗收場

          華誼兄弟又活了。

          4月29日凌晨,華誼兄弟發布了2019年度業績報告,根據公告內容,全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39.6億元。

          經歷了連續兩年業績低谷的華誼兄弟,今年又因疫情遲遲不能施展拳腳,本已處在退市邊緣。

          不過,與年報同時發布的兩則新公告,似乎讓我們看到了一些變數。

          葉寧悄然離場,王忠磊再度掌權

          根據華誼兄弟發布的關于更換董事、公司高管職務調整的公告,時任華誼兄弟董事、副總經理的葉寧近日提出辭呈,申請辭去公司董事、副總經理職務,同時辭去董事會戰略委員會的相應職務,僅保留華影天下(天津)電影發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華影天下”)董事長一職。

          公告表示,今后,公司副董事長兼總經理王忠磊先生將全面負責管理公司電影業務,將加速已有項目進程和開拓新項目合作,以完善常態化優質內容的生產機制。

          董事長王忠軍先生將會把更多精力投入公司“影視+實景”新商業模式的統一協調管理,并提供人才、資源等各方面的全面保障。

          葉寧辭任華誼兄弟

          在毒奶電影看來,這一舉動意味著,華誼引入職業經理人的改革,已經遺憾的以失敗收場。

          自此,華誼兄弟將重新回到兄弟掌舵的家族企業模式。

          葉寧也沒能扭轉華誼電影的頹勢

          事實上,葉寧的離去并非毫無信號。

          2014年,王忠軍在華誼兄弟的某次晚會上首次提出“去電影單一化”戰略。

          之后,華誼將影視和藝人經紀業務模式分為“影視娛樂、互聯網娛樂、品牌授權和實景娛樂”三大業務體系。

          同年,華誼兄弟大舉布局游戲、互聯網娛樂兩大版塊,并喊出了“在14個省份布局20個電影小鎮”的豪言壯語,而主營業務影視娛樂板塊收入貢獻率則出現了大幅度下跌。

          然而與此同時,作為華誼兄弟業務根基的電影板塊收入卻處于持續下滑狀態,不復當年盛景。

          在早期的一份媒體采訪中,華誼的另一位掌舵人王忠軍曾直言,因為礙于情面,與王忠磊之間很難開展業務上的互相批評。

          “說句實話,自己的弟弟當部門老總,管理上挺有難度的,你給他定目標吧,又不好意思。”王忠軍說,“你說你今年必須完成3個億的稅后凈利潤啊,沒完成又如何呢?我又不能把他炒了吧,再說他也是老板。”

          2016年初,為了挽救電影板塊,王忠磊主動讓出掌舵人之位,邀請原萬達文化集團副總裁,在電影的制作、發行、院線管理等領域積淀豐富、資源深厚的葉寧加入華誼,擔任華誼兄弟影業CEO,并同時成為華誼兄弟集團的副總裁、董事。

          據悉,葉寧自2008年起開始擔任萬達院線總經理,全程參與了萬達對AMC院線的并購并擔任AMC董事。

          從2013年6月起,葉寧擔任萬達文化產業集團副總裁,分管萬達院線、萬達影視、五洲電影發行有限公司等業務系統。

          遺憾的是,職業經理人葉寧的出現,似乎也沒能扭轉華誼電影的頹勢。

          2016年,華誼兄弟轉移視線的負面影響初現,該年度營收出現了上市八年以來的首次下滑,其中首要原因是影視娛樂的收入下滑,全年上映的10部影片票房總收入僅有31億元。

          2017年,華誼似乎終于意識到了決策偏差,下決心決定回歸影視。

          隨著葉寧的加入這一年度的電影板塊表現也出現了一些回升。

          財報顯示,報告期內,2017年上映的影片主要有《摔跤吧!爸爸》《西游伏妖篇》《少年巴比倫》《瘋岳撬佳人》《美好的意外》《絕世高手》《星際特工:千星之城》《引爆者》《芳華》《前任3:再見前任》等,累計實現國內票房約51億元,較上年同期相比上升28.04%。

          可惜市場從不等人,正是這一年,《戰狼2》憑借56.8億元票房打破了中國影史紀錄,一舉抬高了國內商業片票房天花板,待華誼歸來之時,一切都變了。

          2018年,華誼兄弟發行的《芳華》在報告期內實現票房約2.2億元,《前任3:再見前任》票房約16.4億元。但《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云南蟲谷》等影片的票房未達預期,電影板塊再度出現業績下滑。

          在剛剛結束的2019年,華誼兄弟的日子同樣很艱難。整整一年,昔日影壇龍頭的華誼兄弟無一部主控電影上映。

          被視為華誼救命稻草的《八佰》自撤檔后一直因眾多因素遲遲不能重新定檔,另兩大重量級項目《美人魚2》《侍神令》以及去年引發稅務風波的《手機2》也沒有在短期內上映跡象。

          葉寧辭任華誼兄弟

          葉寧辭任華誼兄弟

          在年末的慣例《王忠磊致全體員工的一封信》中,王忠磊毫不避諱的將矛頭直指向了電影團隊。

          他在信中直言:“事實上這已經是電影團隊連續第四年交出遠遠低于預期的成績單。

          這四年間,不僅常態化優質內容生產力不強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甚至還出現了“斷貨”的現象,從最初缺席一個檔期,變成了現在只上映一個檔期;人才的儲備與培養也乏善可陳。”

          王忠磊表示,希望電影團隊能清楚地認識到,電影是華誼兄弟最核心的業務,是安身立命的根本,要求電影團隊盡快拿出行之有效的解決方案,不要再守著以前的功勞簿紙上談兵,用真正的信念和實際的行動證明能力。

          從此時開始,其實矛頭已經對準了葉寧為首的電影團隊。毒奶電影現在看來,是在為接下來的換帥埋下了伏筆。

          如今,2020年已經過去了四個月,因為疫情原因,我們依然沒能等來華誼兄弟的新片。

          但華誼兄弟顯然已經等不起了,外來的職業經理人葉寧退出核心管理層,盡管暫時還在華誼擔任華影天下董事長,但是我們預計或許全面退出只是時間問題。

          在此前的文章中毒奶電影就曾分析過華誼兄弟電影業務下滑的根源問題。

          表面來看,近幾年電影團隊的種種失誤直接導致了華誼兄弟主營業務版塊的虧損,但究其根本,華誼兄弟的問題遠不止如此。

          一切所謂的多元化布局都應在主營業務根基穩固的前提下開枝散葉。

          首先,華誼旗下的IP儲備量遠不足以支撐龐大的實景娛樂產業計劃;

          其次,華誼在發展新業務過程中忽視了主營業務的重要性,造成“去電影化”困局。

          而在項目儲備不足、人才流失的情況下,加上可能面臨的原負責人與職業經理人團隊的信任和磨合問題,甚至公司的管理機制是否順暢也要打個問號。

          這個大掉頭顯然并非一日就可完成,所造成的后遺癥非常顯著。

          換帥能夠幫助華誼解決多少問題?還有待觀望。

          阿里騰訊等低價入場抄底

          與年報同時發表的另外一份公告也意義頗多。根據華誼兄弟發布的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預案,擬以2.78元/股非公開發行合計不超過8.24億股,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22.9億元,扣除發行費用后將全部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及償還借款,公告發表后,華誼兄弟開盤應聲漲停。

          此次的發行對象為阿里影業、騰訊計算機、陽光人壽、象山大成天下、豫園股份、名赫集團、信泰人壽、三立經控、山東經達九家公司,內容囊括了影視與實景娛樂領域,全部發行對象均以現金方式認購本次發行的股份。

          這已經不是騰訊、阿里與華誼兄弟的首次聯手。

          2015年,華誼兄弟向阿里創投、平安資管、騰訊計算機、中信建投四家公司定增1.46億股公司股票,募資總額約36億元。

          騰訊計算機持股比例增至8.06%,跨過王忠磊一躍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阿里創投也首次擠進大股東之列,成為公司第四大股東。

          2019年,阿里影業附屬公司北京中聯華盟文化傳媒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中聯華盟”)向華誼兄弟借款7億資金,同時與華誼兄弟簽訂戰略協議。

          而此次,華誼兄弟以“白菜股價”再度招兵買馬,引來了一波資源資本,一是體現出了資本市場趁機“白菜價”抄底,尤其是當下華誼的市值只徘徊在百億左右,和最高點上千億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二是資本也能夠協助華誼兄弟再次過冬,堪稱一筆救命錢。

          對此,華誼兄弟董事長王忠軍表示,多位戰略合作者在充分了解華誼兄弟近兩年的發展困境之后,依然堅定看好“影視+實景”新商業模式,并基于對華誼深耕影視26年來能力和成績的認可,愿意與華誼進一步開放合作、協同發展。

          根據華誼兄弟2019年財報,目前公司也有可觀數量的存貨等待上映。

          已完成制作的管虎導演的戰爭巨制《八佰》將擇期上映;陸川導演的新片《749 局》、根據現象級手游改編的電影《侍神令》(原名《陰陽師》)、常遠導演并主演的新片《溫暖的抱抱》、李玉導演的《陽光不是劫匪》、周星馳的《美人魚 2》、賈樟柯導演的《一直游到海水變藍》(原名《一個村莊的文學》)以及曹保平導演的《涉過憤怒的?!返榷家褮⑶噙M入后期制作階段,其他多部影片正在籌備中。

          換帥、募資,疫情年下施展大動作的華誼兄弟,這次能順利走出低谷嗎?

          亚洲精品欧美精品中文字幕_亚洲一级无码中文_欧美制服丝袜亚洲另类在线_亚洲AV乱码二区三区涩涩屋
          <s id="rrjfi"></s>

            <bdo id="rrjfi"><u id="rrjfi"></u></bdo>
          1. <noscript id="rrjfi"><button id="rrjfi"></button></noscript>